蓬间雀

我不知道我是什么,但我是快乐的;我应当是快乐的。可是我好像变得孤独。有人曾经记得我的名字,可我猜他们已经忘了。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想要放声高歌的同时,也想从窗口跃下 ,翻然飞去。我难过吗?不,不;但是我觉得奇怪。我好像陷入了永恒的凝胶中,时间的洪流里;我不能区分,我是活着,还是死了?世界这一刻如此安静……!如此逼近永恒。

评论